人类对结构化知识的记忆是最长久的。